您当前所在位置 :  主页 > 经典案例 > 婚姻继承 > 丈夫借钱养小三,妻子要跟着一起买单?——那

丈夫借钱养小三,妻子要跟着一起买单?——那

发布时间 : 2020-04-07 17:29 来源 : admin
        巴菲特曾经说:“婚姻是最大风险的投资”,一旦涉及离婚,各方风险可能会接踵而至,尤其是未知的夫妻债务。立法实践中,社会各界高度关注争论的一个问题就是夫妻债务,涉及到夫妻债务的具体类型、认定标准、举证责任、责任承担等诸多问题。
      重庆的郭某娅与申某忠曾系夫妻关系,申某忠在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出轨,并向罗某敬借款20万用于其与第三者的生活等其他方面,郭某娅对此借款不知情。后债权人罗某敬将申某忠和郭某娅告上法庭,要求二人偿还20万借款及利息。一审法院经审理后支持了债权人罗某敬的诉求,将前述借款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判决郭某娅对沈某忠的借款及利息承担连带责任。二审法院与再审法院经审理后,均认为债权人应当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承担举证责任,而本案中债权人罗某敬并未能举示相应证据,故不应不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该案例中,郭某娅本是婚姻关系中的无辜方,却差点为丈夫和小三的奢侈花费买单。对于即将步入婚姻殿堂或已经结婚的人来说,了解一些婚姻法律知识是极为重要的。
一、关于夫妻债务的现行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1条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是较为抽象的“共同生活”,可操作性不强,举证责任和对外责任承担方式也不清晰。
      1993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7条也以“共同生活”标准认定共同债务,离婚时共同债务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2004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婚姻法解释二》”)第23条仍以“共同生活”标准认定共同债务,但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该规定将婚内一方的举债推定为共同债务举证责任定为“婚内推定”标准,其最初立法目的是防止夫妻双方串通坑债权人的道德风险,但由于该规范把举证责任分配给夫妻另一方,例外规定较为狭窄,同时民间借贷被部分放开,法院在裁判中直接适用该条,甚至机械司法,有可能导致夫妻一方与债权人串通坑夫妻另一方使其“被负债”的恶劣情形,司法实践中也确实存在很多这样的案例。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在第1731次会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自2018年1月18日起施行)第3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二、因夫妻双方原因所举债
01
责任形式
       因夫妻双方意思表示所形成的债务,及因夫妻双方的行为等原因造成侵权之债等,皆属于因夫妻双方原因所负债务。如果夫妻双方都作出意思表示,或者双方都实施了侵权行为,行为人之间除了存在夫妻关系之外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应当适用《合同法》、《侵权责任法》等债法规定。
      如果夫妻双方实施了侵权行为,那么就应当区分不同情形适用《侵权责任法》第8条--第12条的多数人侵权的规定承担按份责任或连带责任等。
      如果夫妻双方都做出举债的意思表示,则基于夫妻双方与债权人的约定来具体判断夫妻双方的责任承担方式是按份债务、连带债务或其他。但对于夫妻双方对责任承担的意思表示不明或有疑义时,司法实践中一般是主张双方承担连带责任。至于夫妻双方的意思表示,依据《民法总则》第140条,可以是明示的意思表示,也可以是默示的意思表示,在特定条件下还包括沉默,例如有证据证明夫妻另一方对负债知晓且未提出异议的,包括存在出具借条时在场、所借款项汇入该方夫妻掌握的银行账户等情形,此时可以谨慎地推定夫妻有共同举债的合意。
 
02.举证责任
      对于因夫妻双方原因所负债务,债权人债权人应当举证证明配偶双方存在负债的意思表示,例如夫妻双方共同签字的借款合同、借条以及短信、微信、QQ聊天记录、邮件等其他能够体现夫妻双方负债的意思表示或事后追认的有关证据等。
      至于夫妻共同侵权行为,如属于一般侵权行为则按照“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分配举证责任。
      但如属于以下特殊侵权行为,则按照“举证责任倒置”,由身为侵权人的夫妻双方承担举证责任:(一)因新产品制造方法发明专利引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二)高度危险作业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三)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四)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五)饲养动物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六)因缺陷产品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七)因共同危险行为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

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所负债务
01.责任形式
       司法实践中,夫妻一方基于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债权人更可能认为夫妻另一方是同意的,获知未经另一方同意的可能性较低,进而可能无法采取有效的防免措施,同时因为是基于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故配偶另一方据此获益可能性较大。因此,配偶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应当由配偶双方对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并且夫妻另一方承担责任的范围不仅仅是共同财产,也包括其个人财产。
02.举证责任
       在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负债的案件中,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应完全依据客观标准予以判定,债权人仅需举证证明债务存在、债务符合当地一般认为的家庭日常生活范围即可,无需举证证明该债务是否实际用于家庭日常生活。
       在依据客观标准认定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前提下,即使配偶另一方能够举证证明所负债务实际上未用于家庭日常生活,但债权人并不能对该债务实际上是否用于家庭日常生活具有控制能力,因此配偶另一方也不能据此而不承担责任。
      如果所负债务依据客观标准认定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但是配偶双方存在对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范围进行了约定的限制,配偶另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夫妻之间的这种内部限制,配偶另一方就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同时,即使所负债务依据客观标准认定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但债权人也可能在提供借款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所负债务实际上并非是用于共同生活,如果配偶另一方仍然对此能够证明,此时配偶另一方就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对此可以考量的证据包括债务发生于夫妻分居、离婚诉讼等夫妻关系不安宁期间,并且债权人对此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或者债权人与举债人存在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密切关系,对举债人的生活状况、夫妻关系较常人更为了解因此负有更严格的审查义务等。

夫妻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
      针对于夫妻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3条规定确定了以下最为基本的原则:第一,配偶一方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原则上是个人债务,配偶另一方不承担责任;第二,如果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则为共同债务。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该如何界定?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负责人表示,国家统计局有关调查资料显示,我国城镇居民家庭消费种类主要分为食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等八大类。家庭日常生活的范围,可以参考上述八大类家庭消费,根据夫妻共同生活的状态(如双方的职业、身份、资产、收入、兴趣、家庭人数等)和当地一般社会生活习惯予以认定。
       对于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债务,就需要债权人举证证明,即如果债权人能够证明夫妻一方所负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否则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夫妻债务的十七条裁判规则
      1、夫妻处于分居状态、未共同生活的,夫妻一方所举债务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2、夫妻一方隐瞒结婚事实与他人发展不正当男女关系,并向该他人借款的,所涉借款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3、夫妻一方举债用于赌博的,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4、夫妻一方向他人举债时明确约定该债务为个人债务的,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5、夫妻一方举债金额明显超出夫妻正常生活所需的,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6、夫妻一方向他人出具借条的时间与解除婚姻关系时间为同一天的,因不能确定借款发生时间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故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7、夫妻一方举债后将款项用于出借他人或支付项目款等,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的,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8、合同约定夫妻一方债务的具体用途的,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9、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为他人提供担保但未获取收益的,应认定为个人债务;
      10、并非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一概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若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对外提供担保可获得经济利益的,该担保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11、审查债务是否为共同生活所负,应当从夫妻双方的关系、借款期间是否购置夫妻财产以及夫妻的爱好嗜好等方面综合考量;
      12、夫妻一方有理由相信配偶与他人的债权债务已经结清且之后不应再发生新的债权债务的,该债务不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13、夫妻一方为被执行人,但执行依据未明确债务是否为夫妻双方共同债务的案件,对于属于共同债务的事实比较清楚,证据比较确凿,配偶另一方争议不大的,在执行程序中可直接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并执行夫妻共同财产。但对于事实比较复杂,配偶另一方争议较大,难以对债务性质作出简单推定的,应通过审判程序审查确定;
       14、在执行程序中不应直接确定涉案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通过审判程序审查确定;
       15、夫妻一方为被执行人的,法院可查封夫妻共有财产;
       16、《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一般只适用于对夫妻外部债务关系的处理。人民法院在处理涉及夫妻内部财产关系的纠纷时,不能简单依据该规定将夫或妻一方的对外债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主张夫或妻一方的对外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当事人仍负有证明该项债务确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举证责任;
        17、举债人配偶一方对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抗辩应承担举证证明责任。
 
小结
      其实,夫妻债务的背后蕴含了婚姻家庭保护和交易安全保护的两种价值衡量,各类夫妻债务实质上只是涉及到夫妻一方个人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或不清偿债务的风险如何在另一方和债权人之间分配的问题。
      在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之前,有关夫妻债务的案件无论是在责任形式还是举证责任上都是倾向于债权人的,而新司法解释将借款用途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了债权人,但司法实践中,债权人举证债务人的借款用途往往也是比较困难的。但新司法解释之所以这样做,目的在于引导债权人对于大额债权债务实行夫妻共债共签,体现从源头控制纠纷、更加注重交易安全的价值取向,符合当下的社会现实和公众期待,也有利于强化公众的市场风险意识。